當前: 首頁
> 聚焦> 調研思考
可持續發展目標之性別平等相關指標新進展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03.25 字號:【

——基于《2019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報告》《可持續發展目標進展:2019年性別概覽》數據

編者按

今年是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實施5周年。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與聯合國婦女署發布的《2019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報告》《可持續發展目標進展:2019年性別概覽》,全面展現了可持續發展目標中性別平等相關指標的落實情況。本文在總結“2030議程”最新落實情況的基礎上,選取促進婦女參政、婦女經濟賦權和消除基于性別的暴力三方面具體數據進行對比分析,以期更深入地探討這些領域已取得的成績及問題。

■ 王海媚

2015年9月通過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以下簡稱“2030議程”)對性別議題給予極大關注。除目標5“實現性別平等,增強所有婦女和女童的權能”作為單獨目標列出之外,性別議題貫穿整個2030議程。《2019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報告》和《可持續發展目標進展:2019年性別概覽》兩份文件全面立體地呈現了所有可持續發展目標項下,有關性別平等和婦女地位的及時可靠的信息,有助于確定性別平等相關指標的監測基線,掌握這些指標落實情況的趨勢數據,對于評估各可持續發展目標落實進度至關重要。

”2030議程”性別平等目標整體進展

兩份文件顯示,與過去相比,被迫早婚的女孩數量減少,更多婦女在國會或領導職務上任職,推進性別平等立法取得重要進展。比如南亞女童童婚的風險自2000年以來下降了超過40%;截至2019年1月1日,各國議會中女性代表的比例平均為24.3%,比2010年增長了5個百分點等。盡管如此,歧視性法律和社會規范,以及對婦女和女孩的暴力仍然廣泛存在,婦女和女孩從事無償家務勞動的時間遠遠超過男性。

此外,婦女還面臨陷入貧困、糧食不安全、人口販運等嚴重問題,并且比男性更容易受到傷害。比如2018年,全世界面臨糧食不安全風險的女性比例比男性高10%;2017年,在保留割禮陋習的30個國家中仍然有1/3的15歲~19歲的女童接受了割禮;在缺水地區,80%的家庭由婦女和女童負責取水;3/4的人口販運受害者是婦女和女童等。

婦女參政相關指標新進展

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婦女參政或者擔任領導職務的比例有所增加,是《2019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報告》列出的目標5項下取得較好進展的三個方面之一。但報告同時提出,盡管如此,婦女在各級政治領導層的人數依然不足,在世界范圍內,僅有1/4的議會席位由女性掌握;在經濟領域,女性從事管理職位的比例在世界范圍內呈現出上升趨勢,2000年以來,除了最不發達國家以外,該比例在各區域和國家分組中都有上升,但與男性相比仍然較低,相差懸殊。2018年,婦女占世界勞動力的39%,其中僅有27%的管理職位由婦女擔任。

同時應該看到,世界婦女議會代表24.3%的平均比例距離1995年北京《行動綱領》提出的30%的最低代表比例仍有一定距離。性別平等理念宣傳仍有待加強,需進一步將其融入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促進婦女自我賦權,增強婦女政治參與意愿,提升婦女領導力,完善女性領導者選拔機制,充分保障婦女政治權利。

促進婦女經濟賦權相關指標新進展

婦女的經濟賦權領域最直觀的婦女就業問題與2030議程目標8密切相關,聯合國兩份文件的數據顯示,世界范圍內,存在關于婦女就業的法律缺失,女性與男性的就業情況差別大,性別工資差距明顯,女性更容易面臨非正規就業的問題。比如,29%的國家在就業和經濟福利領域存在法律空白;在全球范圍內,25~54歲的女性就業率為55%,同年齡段男性為94%;在大約70%的國家,女性在非農業部門的非正規就業比例高于男性;男性每小時工資的中位數比女性高12%;婦女每天從事無償家務照料的時間約是男性的3倍。

值得注意的是,仍有大量非正規就業婦女未能計入統計數據,比如家政行業的女性從業者和經濟發展帶來的新職業中的女性從業者。充分考察各類女性群體的經濟賦權情況和實際需求,還需借助社會性別和交叉性視角。

消除基于性別的暴力相關指標新進展

數據顯示,很多國家缺少反對基于性別的暴力行為的相關立法,對婦女和女孩的暴力侵害仍然廣泛存在。目前,將近2/3的國家缺少涉及對女性的直接和間接歧視的相關法律,68%的國家缺少基于同意原則的反強奸法;在曾有過伴侶的婦女和女童(15~49歲)中,在調查前12個月內經受過現任或前任親密伴侶的身體暴力和/或性暴力的比例為18%;僅就親密伴侶殺人犯罪而言,女性受害者的比例高達82%。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基于性別的數據統計精度仍有提升空間。為使更多隱形暴力行為被看到、被關注,并推動其得到最終解決,還應增加對性與性別少數群體、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殘障女性等弱勢群體的關注,同時加大對性騷擾的防治力度。

“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原則落實情況再考察

2015年,在193個成員國集體通過“2030議程”之時,在序言中強調了“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原則,并承諾使其貫穿在整個“2030議程”及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2018年,聯合國發展政策委員會強調,雖然這一原則沒有引發爭議,但是其在實踐中的復雜性和挑戰沒有被正視。“2030議程”進展到第五年,成員國之間和之內的不平等仍然普遍存在,并且導致邊緣群體持續“掉隊”,原因包括全球化、科技不均衡發展、性別歧視及環境危機。其中,過于泛化的“性別”論述更是讓遭遇多重壓迫(不只是基于性別)的邊緣婦女群體無法受益于“2030議程”。

要確保“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成員國需要在實施“2030議程”時增強對不同弱勢群體面臨的挑戰的認知,其中一個重要方法就是收集有效的分類數據。就性別平等相關指標來說,只用“性別”作為分類標準是不夠的,無法全面反映女性群體、特別是邊緣女性群體面臨的發展困境。根據聯合國婦女署的分析,全球范圍內,有3.5億人的社會人口特征沒有在現有數據中體現,包括但不限于殘障、種族、民族、宗教信仰、遷移情況及性別認同與性取向,這些數據的缺失會導致很多邊緣弱勢群體無法真正享有發展權。因此,在“2030議程”的執行過程中納入更精確的分類數據,加強政府和民間組織的有益互動,并且提供相應的預算和財政支持,變得十分必要。性別平等議題貫穿所有可持續發展目標,需要特別考慮其他交叉性身份和社會人口特征因素,以便充分保障殘障女性、農村女性、流動女性及性與性別少數女性等弱勢女性群體的切身利益。

(作者為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博士生)

西游争霸2平均打法 平安银行股票行情 体育彩票大乐透奖金是多少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长春11选5走势图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四川快乐12手机版 贵州11选5一定牛走势图电脑版 体彩金7乐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官网 股票行情今天 极速11选5官方网站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号码 浙江生肖6十1开奖结果 山西新体彩十一选五今天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走势 天津市快乐十分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