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一線女性
武漢金銀潭醫院一線護士講述“逆行”故事:看到病人就不害怕了,他們真的需要我們!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01.30 字號:【

作為武漢市最大的專科傳染病醫院,金銀潭醫院是當地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主戰場。疫情發生以后,武漢市相關部門迅速從全市組織抽調護理人員增援金銀潭醫院。在萬家團聚之際,這些白衣天使毅然選擇逆向而行,守護生命。

1月22日,湖北省中醫院接到了抽調人員增援金銀潭醫院的通知,護理部迅速組織動員。不到兩個小時,八位志愿報名的護士分別從兩個院區和家中全部集結到位,她們分別是,大科護士長楊晶、光谷院區老年病科護士劉林林、光谷院區四病區護士石丹丹、光谷院區外五科護士錢正媛、花園山院區腦病科護士張寒、花園山院區老年病科護士廖娜、花園山院區皮膚科護士付慶蓉、花園山院區脾胃科護士周亞林。到1月29日,她們已經在金銀潭奮戰了整整一個星期,記者聯系上了其中的三位,聽她們講述了各自的“逆行”故事。

護士們在緊張工作。

八名護士出征前的合影。

一個人的年夜飯

楊晶 43歲 湖北省中醫院大科護士長,目前任湖北省中醫院支援隊領隊,負責為所有隊員工作生活上的需求提供基本保障。

我們是1月22日下午6點多鐘接到增援金銀潭醫院的通知,院領導組織動員。大概一個多小時,八位志愿者全部集結到位。

作為醫護人員,對病毒的危險性肯定是有了解的,當時大家真的就是沒時間去考慮害怕什么的。按報名條件來講的話,我其實超齡了,但是特別想參加,因為之前在自己的醫院里,很多同事都是沖在一線,特別辛苦,沒聽誰喊苦喊累,好團結,這種感覺讓人很受激勵受鼓舞。我是黨員,也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這種時候必須出全力。我自己也沒什么負擔,孩子今年讀高三,但是家里老公可以負責,他以前也是一個醫生,所以特別支持。我父母去年11月底去北京了,所以我沒什么后顧之憂。一起來的同事也都是把孩子丟給家里人,自己就沖過來了。

我們8個人23號到金銀潭醫院報的到,安排我們住在附近的酒店。根據工作,其他隊員都安排下到臨床一線科室進行工作,我后面也會進到臨床科室。

由于每個病房工作性質不同,所以我們的班次都是錯開的,很難得碰頭。各個科室工作強度,時長會因為班次和工作性質的不同不一樣,平均下來估計7個小時左右,穿隔離服3~4小時會進行輪換。總的來說,由于病人比較多,工作強度是比較大的,大年三十都在加班,給家里報平安也不是每天都報,有時間就會報,也讓家里放心。

除夕那天,我一個人抽空去食堂吃的盒飯,大家都是這樣的。根本沒有過年的概念,確實不記得是什么日子了。后來想起來是什么日子,就寫了條朋友圈:

“一個人的年夜飯,一個人的大年三十,卻不曾感到孤單!因為有家人朋友的關心,更有醫院領導和同事的問候與關懷!如果不是遠處零星響起的鞭炮聲,真忘記了今天是大年夜……卻一絲一毫也不敢忘記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白衣戰士的責任與擔當!愿上空的陰霾早日散去,艷陽高照的日子快快到來!到那時,磨山上依舊鳥語花香;綠道上依舊人流熙攘;站在黃鶴樓上看江面船來船往;你我的生活依舊如常……”

這幾天有空的時候,我會翻看手機里的照片,好幾次一個人默默地流淚,不是因為別的,自己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特別愛這個城市。疫情發生之前,我每周一定要抽時間去綠道跑步,從梨園跑到磨山腳下,再爬磨山,既鍛煉又是欣賞美景;晚上有空,我會去江灘跑步,有時候會跑過長江大橋;周末還會抽空去黃鶴樓,為此專門辦理了武漢市旅游年卡……武漢太美了!有天晚上去車站接外援專家的時候,我在交通車里偷偷流眼淚,因為當車路過家附近的時候,我看到平時車水馬龍的街上,空無一人,每天開車回家都會堵車的街口,除了我們交通車外,看不到一輛車……頓時心里像一塊大石頭壓著喘不過氣……車過長江二橋的時候,我淚眼模糊地搶著拍了張照片,一個外地專家問我,這么晚了你在拍什么啊?我說你們看,這是武漢的長江二橋……她不明白我的心情,不管在任何時候,武漢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景,在我心里,永遠都是不可磨滅的美!

那天總理來,我們都在病房忙,沒有見到,其實心里好想去看看。

看到病人就不害怕了

付慶蓉 33歲 湖北省中醫院花園山院區皮膚科護士,目前在金銀潭醫院北四病區支援。

這個春節原本安排我年三十和初一在醫院值班。臘月二十八下午,醫院發出通知需要支援金銀潭醫院,當時我就直接報名了,沒有問老公,也沒問家里的老人,沒有考慮那么多,只是本能地想著要去救那些被感染的人。晚飯的時候,我盛好家人的飯,給我家女兒夾好菜,添好湯,電話響了:“現在就要出發,八點到金銀潭醫院集合!”。于是,我飯都沒有來得及吃,就讓我老公送我出發,他也是馬上丟下碗筷起身就換鞋。剛上高速,他哭得跟個淚人樣,從沒見到一個男人那么傷心難過!

我目前所在的科室是北四病區,之前這個地方好像都是收一些結核的病人,我們來的第一天上午就已經騰空了,下午一下送來了三十個病人,病房就滿了!病人被120送來之后,會有人帶他們通過病人通道進入病房,當時就看到病人排著長隊,手里提著他們簡單的生活用品,胸前都貼有自己的姓名,個別病情比較重的病人由于胸悶咳嗽等原因還拎著氧氣袋。我們病區的患者大多集中在45—-70歲之間,我們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給病人進行輸液、采血、吸氧、霧化等一些常規治療,除了這些我們還會為患者提供生活護理,包括:每餐的飯菜發放,熱水供應等等。對年邁的患者還會協助她們洗漱、如廁,有一位88歲的老奶奶!第一天就是我扶她上的衛生間,后來小便都是我為她清理。在這邊,我每天平均工作7-8小時左右,一開始肯定會辛苦一點,畢竟是新的環境、新的工作流程,包括所用的病例系統,跟自己的醫院都不一樣。不過這幾天好多了,事情做順了就好。

說實話,在來這個醫院的路上我還是開始害怕了,進了醫院就更害怕了,是心跳加速的那種害怕,害怕到了極點,害怕自己被傳染,害怕我會失去所有。我女兒才六歲,剛上小學,年前就告訴過她:“媽媽上兩天班就可以回去了。”現在已經過去這么多天了,她每天都會問:“媽媽怎么還沒下班?什么時候回來?”但我也知道,好多患者需要我們的幫助,自己告訴自己只要嚴格按照流程來,嚴格遵照隔離措施一步步做到位就不會有什么問題。我一定要不辱使命,一定平安回去!后來,真正進了病房也就沒那么緊張了,特別是第一眼看到病人的樣子就不害怕了,只覺得鼻子一陣陣發酸,覺得患者可憐,他們真的需要我們!

在這之前,我曾在我們醫院的傳染科呆過三年時間,偶爾也會接觸傳染病的患者,但基本不會穿防護服,最多也就是穿一下隔離服,還不是一次性的,是穿后再清洗重復使用的那一種。但在這里,病房屬于污染區,只要進病房就要穿上防護服,穿上了防護服就不能吃飯、喝水、拿手機,一進去至少要呆四個小時才能出來。穿上那個防護服,再加上戴了兩三層的手套,做事會變得非常笨拙。剛來的時候,我為一位老人打完靜脈留置針以后,里面的秋衣都汗濕了。而且,穿了防護服后最難受的是怕上廁所,所以每天白天我都不敢怎么喝水。

這些天的工作里還是有很多讓我難忘的事情。首先是病人。一位六十幾歲的阿姨曾經對我說:姑娘!你們要注意身體!你們為了照顧我們你們辛苦了!我打心底感謝你們!你們的孩子和爸爸媽媽都還好嗎?他們肯定也很想你們,擔心你們。她這話說完,我的眼眶就濕了,鎮定下來以后笑著對她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希望你們都早點好起來!等大家都好了,我們都回家,見自己最想見的人!吃最想吃的飯!一起加油!

第二個難忘的是社會上的愛心人士。年三十那天有愛心人士給醫院送來了一車餃子,晚上也有人送水果,有時還會有奶茶!我們現在住的酒店樓下每天都會有愛心人士送來泡面、水果、衣服、水盆、燒水壺等等,就沖這些人,我們應該用我們的一技之長來回報社會!

1月28日,北四病區的護士們抽空讓緩沖間外面的同事隔著玻璃拍了一張特別的合影,雖然愛美的姑娘們此刻都露不出臉,雖然離病魔只有咫尺之遙,但依然能夠感受到她們的樂觀和活力。

離開這里以后會先回家看爸媽

張寒 28歲 湖北省中醫院花園山院區腦病科護士,目前被排到金銀潭醫院南二病區支援。

張寒

我原本1月23號開始休假,本來準備回老家的,后來因為肺炎疫情提前把車票都退了,準備就在武漢呆著度過假期。1月22日下班后,我去菜場買了這幾天要吃的菜 剛回到家就接到了護士長的電話,問我去不去金銀潭醫院支援,而且當時就要給答復。當時也是沒有多想,想著大家都在為抗擊疫情努力加油,有的同事之前已經被派去我們醫院的隔離病房支援了,所以就答應了下來。因為比較急,護士長讓我趕緊收拾一些日常用品,馬上要出發。 后來我就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跟我爸媽打電話告訴他們這個消息。我是家里的獨生女,爸媽一直很寶貝我,但是我跟他們說了之后,他們也都沒有說反對之類的話。男朋友得知消息后雖然也很擔心 但是也支持我,我跟他打電話的時候還在開玩笑,說我們是去前線的英雄,還跟他說,全國人民都在努力,我們醫護人員更要努力。他當時沒哭,但是打完電話后連晚飯都沒吃,他媽媽問他怎么了,他一個大男子漢抱著他媽媽哭了好久,說小張要去一線支援了。他媽媽都愣住了,沒看他哭這么傷心過。后來,我看他還發了一個長長的朋友圈,寫了一堆話。

坦白地說,我當時也怕。護士長跟我打電話的時候,我跟護士長說我怕。護士長跟我說不要怕,金銀潭有很完善的工作流程和隔離防護措施,沒問題的。后來到醫院之后,看到防護都很到位也就沒那么怕了,我相信自己,也相信醫院。我每天會跟爸媽報平安,也跟他們說了,自己每次進病房防護措施都做得很好,沒有問題的,他們慢慢也就放心了。

我們是1月23號上午到的醫院,簡單培訓之后,我們從各個醫院來的支援的護士都被派去了病房 。病房里面清潔區、半污染區、污染區被明顯區分開,每個病人的床尾都有手消,就是免洗的消毒劑,每接觸一個病人之后都會手消,換班的時候會嚴格按照穿脫隔離衣和穿脫防護服的標準流程來操作,這樣肯定更有利于保護我們醫務人員。

我在南二病區,里面的病人病情不是特別的嚴重,還有人很多生活可以自理。剛來時,有一瞬間我會覺得他們就跟普通的病人沒什么區別,只有當看到有新的病人被穿著防護服的醫務人員送進病房的時候才會有一種緊迫感,他們確實是跟普通的病人有區別的。

第一次進到隔離病房之后,里面剛好在收病人,是一位男性患者,由家屬和外面的醫務人員一起送過來的,面色很不好,呼吸不暢,很喘,立馬讓他吸氧,一量體溫38.3 ,后來再去上班的時候 那個病人轉到別的科室去了 估計是因為病情加重了。 

在隔離病房上白班時,我們就跟普通病房一樣要為病人做治療,打針 ……因為大部分病人都跟家屬處于隔離狀態,所以沒有家屬幫忙,我們也要負責病人的生活護理。肢體活動不好的我們要負責喂飯,行動不方便的還要負責臥床時的大小便,最重要的就是關注病人的病情 我們要密切觀察并隨時報告給醫生。

我們南二區的隔離病房跟護士站是分開的,每天上班進隔離病房的護士都是穿著隔離衣和防護服進去做治療和護理,我身高比較矮,防護服有的很大,穿上隔離衣再穿防護服有時不是很好穿,但是為了對自己對家人對同事負責,我們每次都認認真真的穿。穿上防護服后最不方便的是做起事來不麻利,很多動作都很慢 有的防護服穿上很悶,我第一次穿的時候走路都在喘 并不是忙的喘氣,而是很悶,加上防護面屏時間久了容易起霧,看東西看的不是很清楚。

這些天里有些事我覺得還挺感動的。有一天我上白班,有位同事原本跟我一起上,但護士長臨時讓她去北五區頂一個夜班,她二話沒說就答應了。本來我們一起上完班后就下班了, 但她晚上還要去別的病區再上一個夜班,真的就是沒有怨言不計報酬。

我們過來的這一個星期里,我覺得就是23號剛來的那一天最忙,一下子新來了七八個病人 ,都感覺忙不過來。后來只有在收了很多新病人或重病人比較多的時候會覺得很忙。但是我想,現在全國各地有很多醫務人員都來支援武漢,支援金銀潭,全國人民一起加油,一定會好起來的!

今年過年本來計劃的是先回家看父母,再跟男朋友出去旅游一趟。我爸每年年三十過生日 以前基本上每年都會回去給他過生日。今年因為疫情沒能回去,所以疫情結束以后肯定是先回家一趟,看看爸媽和奶奶,然后如果有時間再和男朋友一起出去玩一趟!

 

西游争霸2平均打法 云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疯狂飞艇怎么才能未卜先知 东京快乐8直播 辽宁35选7开奖 河南快3走势图福彩网 上海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内蒙快3预测今号 安徽快三遗漏 体彩黑龙江6 1开奖结果 同花顺模拟炒股打不开 白小姐软件下载 浙江11选五走势图 股票指数基金是什么意思 贵州11选5彩票网址 排列三预测最新最准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