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今日看點
登頂阿爾卑斯 藏族放羊娃眺望奧運之路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01.16 字號:【

□ 新華社記者 盧星吉 林德韌 王沁鷗

爬上阿爾卑斯山,17歲的藏族小姑娘索朗曲珍看到了享譽世界的如畫風景。

雪山、湖泊、藍天、白云,讓她想起了自己在青藏高原的故鄉,在那里,有著她作為放羊娃的童年,也是在那里,她萌生了自己的奧林匹克夢想。

2020年冬青奧會,作為滑雪登山運動員的索朗曲珍首次登上國際綜合性大賽舞臺,在這個歐美選手占據主流的項目上,她一鳴驚人,拿到了個人越野賽和短距離賽的兩個第四名。

“我喜歡滑雪登山,我覺得這個項目,很特別,因為要不斷地爬山爬山爬山……”小姑娘的表達含蓄而質樸,話里,是對山的眷念,言外,是她奧運之路的未來。

從放羊娃到國家隊員——體育改變的人生軌跡

索朗曲珍是一個戀家的女孩子,在各地輾轉訓練和參賽時,她總是喜歡把來自家鄉的小物件帶在身邊,想家的時候就拿出來看一看。這次到洛桑,她在行李箱里裝進了一條哈達和一條放羊鞭,期待它們能夠給自己帶來好運。

作為高原牧區家的娃娃,放羊是她童年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十多年前,在青藏高原上那曲市申扎縣的牧區,按照她自己的話講,她那時候“放了很多的羊”。

索朗曲珍的運動之路開始于四年級時偶然被體校挑中,開始練習長跑。由于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爸媽就讓我好好練,這才不放羊了”。

比起一開始練體育時接觸的長跑,小姑娘曾經更想成為一名籃球運動員,“我最大的愛好就是打籃球,到現在也是這樣的。”在2017年西藏滑雪登山隊組織的跨界跨項選材前,索朗曲珍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去練滑雪。當時,她剛開始在西藏自治區體校參加籃球訓練。

雖然小姑娘的籃球夢想暫告結束,但索朗曲珍立刻以一種近乎偏執的韌勁鉆進了滑雪登山中。

不久后,中國登山協會從西藏隊和山東體育學院附屬中學選材組建備戰2020年洛桑冬青奧會滑雪登山項目的青年隊,她進入了國家級的隊伍。

基礎薄弱,比賽又迫在眉睫,隊里的訓練強度和壓力都非常大。或許,這種環境特別適合“一根筋”的索朗曲珍。

從市體校到西藏自治區體校,再到全國各地乃至國外訓練、比賽,離家越來越遠,小姑娘說自己時常也會想家。

“但我要把這條路一直走下去,想家也回不去,所以我就想著要拿更好的成績,不要讓爸爸媽媽失望。”

最拼的第四名

在冬青奧會的滑雪登山賽場上,索朗曲珍面對的是同年齡段世界最頂尖的選手,其中多數來自有悠久滑雪登山傳統的歐洲國家。

“阿爾卑斯山地區的孩子,三四歲就開始滑雪,十二歲左右就開始練習滑雪登山。”青年隊教練、意大利人安德魯介紹說。

在13日的短距離賽中,索朗曲珍再一次遺憾地位列第四。越過終點線后,她抱頭跪倒在雪道上。

“我沒有哭!”小姑娘的臉上寫滿倔強,但分明還留著淚痕,“我還是哭了,看到教練走過來我一下子就哭了。”

在10日個人越野賽結束后,索朗曲珍曾講過她的“小目標”——短距離賽進前三。她說出目標時的聲音很低,但卻絲毫沒有猶豫的神色和畏懼的語氣。

要知道,不論以何種方式衡量,用不到三年時間,從從未穿過雪板,到冬青奧第四名,已經是一個奇跡。現場觀賽的中國登山協會副主席王勇峰直言,在兩年前,這樣的結果是不敢想的,那時候這批運動員連完賽都很難。

“她就是那個很快的中國女孩兒!”在雪場上、登山火車里,索朗曲珍成了最有辨識度的運動員。

奧運夢、大學

據教練金煜博介紹,滑雪登山運動員出成績的“黃金時期”是在21歲到25歲左右。

按照最樂觀的可能性,最早在2026年,滑雪登山項目就有可能亮相冬奧會。如果這一“可能”變為“現實”,屆時和索朗曲珍同批次的中國青年隊員們,正好處在這個年齡階段。

索朗曲珍表示她自己沒想這么多,只是會全力以赴地訓練。除了苦練滑雪登山,小姑娘還有一個上大學的夢想。

“我哥哥現在就在上大學,他讓我也要好好讀書。如果不是被比賽打斷,每天晚上他都要和我視頻,讓我一句句把書念給他聽。”

西游争霸2平均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