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調研思考
女性與科學研究如何回應關切構建理想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08.13 字號:【

  編者按

  隨著科學的飛速發展,對科學的哲學反思也不斷地深化。在現代科學發展過程中,女性主義對科學提出反思,構建了新的科學理想。女性與科學研究主張知識具有社會性特征,并用多種方法解釋與知識相關的社會和政治因素;關心發現、提高、幫助我們獲取知識的實踐,重視主體的當下情況;試圖在科學的客觀性、理性與科學的社會建構性之間找到一個中間溫和的立場。

  ■ 董美珍

  隨著科學的飛速發展,對科學的哲學反思也不斷地深化。在現代科學發展過程中,女性主義對科學作了批判性的反思,構建了新的科學理想。

  女性與科學研究的主要關切

  自20世紀后半葉以來,以價值中立、客觀、實在、理性、表征、福祉為核心的經典科學形象日益瓦解,代之而起的是以建構性、實踐性、情境性、社會性等為特征的新興的、另類的科學觀。那么,在現代科學發展過程中,女性主義對科學做了哪些方面的反思,構建了什么新的科學理想,為新科學哲學做了哪些貢獻呢?

  概括而言,女性與科學研究關心的主題包括:批判“主體認識客體”知識模式,認為此認知模式中的去性別的理想主體實際上被建構為擁有優勢特征的白人男性;知識概念的非個體性,強調作為知識的持有者的個體是復雜的社會群體的一部分;重視主體的多元性、知識的地方性;強調想象、移情與講故事的作用;重視具身性的作用;認為認識論要考慮到認知主體是一個擁有身體差異的具身存在;強調價值的復雜性與變化性;強調經驗的恰當性;保持對客觀性的批判;提出“偏見的悖論”,如路易斯·安東尼(Louise Antony)提到,如果偏見不可避免,我們如何區分好的偏見與壞的偏見;反思權威問題及權力的作用,通過認知與權力關系的考察,揭示權力與知識之間的復雜關系;強調認識論責任問題等。

  女性與科學研究主要指女性主義認識論和方法論。學術界又將其劃分為女性主義經驗論、女性主義立場論和后現代女性主義。筆者認為,女性與科學研究本身屬于后現代主義組成部分,故以下只重點介紹女性主義經驗論和立場論。

  女性主義經驗論:認知經驗離不開認知主體

  女性主義經驗論強調認知經驗離不開認知主體,故而倡導一種民主的科學:要求所有人都應當獲得平等地參與科學研究的機會;提出觀點、發表自己意見的機會;合理地批判他人同時也接受他人批判的機會。

  海倫·朗吉諾(Helen Longino)主張語境經驗論,區分了語境價值與結構價值,提出了女性主義科學共同體所堅持的六個價值信念:經驗的適當性、創新性、本體論的多樣性、關系的復雜性、滿足人類需求的應用性、權力的分散性。詹尼特·考蘭尼(Janet Kournary)提出一種“負責任的科學哲學”,糾正傳統科學哲學聚焦于認識論而忽視科學的社會情境。一種負責任的科學關注不同種類的社會價值問題,如:社會價值屬于科學嗎?如果科學包含社會價值,是哪一種價值,是平等嗎,哪方面的平等?這些社會價值屬于科學的哪一個層次:理論、假設、模型、數據、方法等?

  不難看出,女性主義經驗論的目的是“消除傳統經驗論的假設,創造一種女性主義的經驗認識論。”然而,女性主義若僅僅采取外在主義路線,強調政治因素會影響發現的“情境”,而寄希望于通過嚴格遵守證明的情境的方法論規則來消除種種性別偏見,這可能是一種在現實中很難操作的比較幼稚的經驗主義。

  女性主義立場論:對科學經驗標準提出質疑

  女性主義立場論對女性主義經驗論所接受的科學經驗標準提出質疑,立場論質疑這些標準并沒有對主流和邊緣視角給予平等的對待,相反,女性的認知方式總是被貶為“本能的”“直覺的”“情緒化的”。為此,女性主義立場論認為,男性的優勢地位會導致其片面和錯誤地理解現實,而女性屈從地位更容易產生無偏見的知識,為增加研究結果的客觀性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

  立場論重視科學的強自反性。強自反性要求對科學的社會原因導致的信念和行為給予解釋,要對科學預測和實際觀察之間的一致性或不一致性給予解釋。女性主義立場論關于自反性的研究主要是說明自我的偏頗性和情境性,不是自我封閉,是揭露自主自信表現的虛幻性。女性主義的自反性理論要求重新評估科學及其修辭建構的政治性,包括知識生產的結果;激勵科學關注自身的言說實踐;關注其政治維度,從而幫助科學更加謙遜和自我批評。

  女性主義立場論在牽涉本質主義問題時會陷入兩難情境:似乎普遍的女性特質作為認識的起點具有男性沒有的優勢,這一根基受到后現代女性主義的批判。后現代女性主義論證認知主體總是在不斷地生產和再生產他們自身,知識是徹底社會的和主體間性的,共同體是部分生產原料,主體在與他人交往的廣闊的文化、物質和話語實踐中理解自己。后現代女性主義強調群體的認識論價值。群體才是知識的主要生產者,群體價值可以經受嚴格的經驗檢驗使其變得透明,因這種價值才是科學的構成部分。

  女性與科學研究的三大主張

  女性與科學研究主張知識具有社會性特征,關心發現、提高、幫助我們獲取知識的實踐,試圖在堅持科學的客觀性、理性與科學的社會建構性之間找到一個中間溫和的立場。

  第一,女性與科學研究主張知識具有社會性特征,并用多種方法解釋與知識相關的社會和政治因素。首先人是生物性和社會性相互作用的結果,作為主體人的認知受制于經驗的自然和社會文化兩個維度,也就是說,人作為生物學存在實體,是在與文化的相互作用中進行認知。傳統的旁觀者知識理論忽略了認知的情境性和經驗的動態性,以及復雜的風俗、習慣、興趣和目的對人認知的影響。特別是女性在對父權制文化傳統回應中形成不同的認知習慣行為。

  第二,女性與科學研究更關心發現、提高、幫助我們獲取知識的實踐,重視主體的當下情況,敏感于背景條件而非對認識作超然地分析。她們/他們拋棄將科學理論看作是純智力游戲規則,強調“認知”是具體情境的、交互式的,而非表象式的。因為女性主義的目標本身就是改變婦女的生活,女性主義理論關注具體經驗的多樣性與意義,特別為婦女經驗的壓迫性和歧視發聲。

  第三,女性與科學研究試圖在堅持科學的客觀性、理性與科學的社會建構性之間找到一個中間溫和的立場。女性主義雖然不贊成科學實在論對科學客觀性和理性的解釋,但也并非試圖找到一條超越所有人類認識局限的新途徑,而是仔細檢驗、考察傳統客觀性概念的超驗性,質疑其認識論男性隱喻文化與對認知主體的隱藏。

  總之,女性與科學研究更重視對科學的理解而非確證。在女性主義眼中,科學作為追求探索真理的傳統形象是不夠的,科學的價值應該服從嚴格的社會分析,科學決策的民主導向必須予以關注。

  (作者為南京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哲學系副教授)

  本文為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基金項目(19YJA720004)階段性成果。

西游争霸2平均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