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調研思考
女性與科學研究:反思并重構現代科學傳統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07.30 字號:【

  女性與科學研究主要包括從性別視角對科學的批判、反思與重構,反對把科學看成是自然之鏡,更強調科學的社會建構性。其目標是使科學朝著更加公平公正的方向前進,使科學成為幫助婦女、弱勢群體與邊緣人群爭取平等的同盟軍。這個目標一旦被采納,則圍繞此目標而采用的不同的方法和標準就不再是一種主觀意見,而是要在實踐中確立的客觀事實。

  ■ 董美珍

  在現實中,人們常常疑惑:女性是否真的不適合從事科學研究?女性是否在抽象思維能力、邏輯推理能力、實踐操作能力上一定不如男性呢?雖然在科學上尚無確鑿的證據支持,但是,一百多年來,諾貝爾獎女性得主屈指可數;工科院校里,男女比例懸殊,這些都不禁使人們疑惑:是否女性真的不合適從事高難度的、高精尖的所謂“硬科學”呢?女性與科學研究對此作出了解釋,并形成了女性主義科學觀。女性主義科學觀是指女性主義關于科學的立場和觀點,主要包括女性主義對科學的批判性反思與重構。

  性別與科學的千古謎題

  千百年來一些古老難題一直困擾著人們,如,性別與科學到底關系如何?以科學知識為模本的西方現代知識體系是如何建構起來的?其發展出來的一整套概念框架是建立在什么基礎上的?性別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這些概念、理論對女性造成什么影響?

  更進一步的問題是:兩性的思維方式是否真的存在差異?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沒有必要否認這些差別,關鍵是應當如何看待男女兩性之間的差別?如何看待不同女性群體之間的差別?誰來鑒定各種差別的意義?哪些差異值得比較?這種比較的目的是什么?

  女性與科學研究通過對近代自然科學批判與反思,從理論上論證了,女性在科學研究方面可以做得毫不遜色于男性。那么,是什么造成了女性在科學中的低表現呢?這可以從建構和維持科學地位的機制中找到女性在科學中低表現的原因。

  女性與科學研究的主要觀點

  女性與科學研究首先批判性地審視自然科學的社會結構、自然科學的說明性結構、科學研究的社會結構、科學研究的說明性結構,闡明科學研究中性別、洞察力、經驗陳述與解釋之間一系列復雜的關系。

  女性與科學研究的主要觀點包括:科學并非是純粹的認知活動,相反,價值、情感偏見等非認知性因素普遍滲透于科學知識體系之中,隱含于科學本身的結構之中,成為科學真實認識過程的必要組成部分;科學實質上是一種文化,科學概念不僅來源于經驗,更是由文化的隱喻所構造。透過女性主義視角,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科學的文化結構;科學理論應關注與肯定女性經驗,承認經驗總是在特定話語環境下創造出來的;合理重構一種包容女性經驗的、有助于兩性平等與和諧發展的科學理論。

  女性主義科學觀正是緣起于一些女性主義者對現代科學傳統進行批判性地重估,她們/他們遵循庫恩的“范式”理論路線,審視傳統的實證主義的價值中立科學觀,從探索為何科學發展存在著明顯的性別不平等,這一“科學中的女性問題”,發展到從女性的角度來轉換科學的發展范式,即“女性主義的科學問題”。其中也吸納了馬克思從弱勢群體立場出發的特色。

  歸納而言,女性主義科學觀探討的主要問題包括:對現有科學體制和科學結構中性別問題的考察;對科學同社會性別意識形態的互動關系研究;以及對科學的認識論和方法論基礎進行社會性別維度的反思和批判等方面。也有一些女性主義者如林恩·內爾森(Lynn Nelson)等試圖以“自然化知識論”作基礎,用分析哲學的模式建構女性中心知識論。總體而言,女性主義反對把科學看成是自然之鏡,更強調科學的社會建構性,但也與科學知識社會學有區別,女性主義科學認識論更愿意保留和使用傳統科學知識的客觀性、證據性、信念與知識的區分性等概念,不過強調要對其進行修正。

  女性主義科學認識論的核心觀點

  科學很大程度上是一項規范性事業。科學的本質意在追求真理,故通常認為科學研究要拋棄政治價值和其他與真理無關的目標。女性主義的科學問題部分是想要修正科學實踐,使科學對社會現實的描述更具精確性、廣泛性與社會公正性。女性主義認為科學自產生以來,科學與女性之間的關系并沒有展現出其原本應當具有的友好關系。近代科學帶來的后果不僅掩蓋了女性關于自然、社會關系的經驗知識,而且貶低了傳統上與女性相關的家庭、護理等工作。由此,近代科學一方面強化了男外女內的二元論劃分,另一方面拒斥女性對科學技術的全心投入。

  女性主義科學認識論的核心觀點可提煉為以下三大點。

  ——情境化認識論。主要代表人物是多娜·哈拉維(Donna Haraway)與朗吉諾(Helen Longino)。其主要觀點是闡明情境因素在科學中的重要作用,認為科學的客觀性就是情境性,通過聚焦認知者的具體情境和定位,挑戰傳統認識論所設想的理想化的、平等的認知主體與認知模型;關鍵的是它隱含了主體要對科學實踐的負責,而所有不能定位的知識主張都是不負責任的,那些無立場、觀點的知識都是幻想。

  ——立場化認識論。主要代表人物是桑德拉·哈丁(Sandra Harding)。立場論強調要從邊緣而非主流生活出發思考問題,即要從邊緣和弱勢群體的視角出發,因為受壓制群體擁有可以看得更清楚的優勢立場,這一觀點取自于馬克思著作中從無產階級立場來理解資本主義的運行機制,從工人階級日常生活解釋資本主義財富的積累,這更有利于識破占統治地位群體的伎倆。

  ——自然化認識論。主要代表人物是路易斯·安東尼與林恩·內爾森。自然化認識論觀點來自奎因,對女性主義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安東尼受奎因系統化整體論、本體論相對主義和自然化認識論的影響,她提出將奎因的自然化認識論作為女性主義哲學的分析方法,來解決當代女性主義認識論問題;內爾森抓住奎因哲學的核心:整體主義,運用奎因的證據分析標準,將奎因的工作與立場論女性主義、后現代女性主義聯系起來,用女性主義思想框架發展了奎因的經驗主義,創立了與奎因整體主義方法論一致的女性主義認識論。

  女性與科學研究深化了對傳統科學的批判性理解,豐富了對科學的多元理解,使我們清楚科學并非是價值中立、性別無涉的,相反,科學是一項充斥著價值的社會實踐活動。負載價值的科學并不必然是壞的。科學實質上是一種社會實踐,社會情境價值和偏見不可避免地影響科學語言、科學實踐和過程。女性與科學研究的目標是使科學朝著更加公平公正的方向前進,使科學成為幫助婦女、弱勢群體與邊緣人群爭取平等的同盟軍。這個目標一旦被采納,則圍繞此目標而采用的不同的方法和標準就不再是一種主觀意見,而是要在實踐中確立的客觀事實。

  (作者為南京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哲學系副教授)

西游争霸2平均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