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調研思考
為維護婦女權利提供重要機制保障——紀念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誕生40周年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12.17 字號:【

編者按

2019年12月18日是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誕生40周年紀念日。至今已有191個聯合國成員國簽署或批準了公約。它在全世界為越來越多的政府與公眾熟知和運用,日益廣泛地發揮著保障婦女權利和提高婦女地位的重要作用。中國于1980年簽署了公約。40年來,中國政府認真履行對公約的承諾,制定并執行相關法律法規保障婦女權利,建立提高婦女地位的國家機制,認真履行公約報告義務,領導中國婦女事業取得了巨大進步。

■ 劉伯紅

40年前(1979年)的12月18日,第34屆聯合國大會以壓倒多數,通過了《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以下簡稱《公約》)。《公約》于1981年9月3日第20個國家批約后生效。至今,已有191個聯合國成員國簽署或批準了《公約》。它在全世界為越來越多的政府與公眾、特別是婦女組織和婦女所熟知和運用,日益廣泛地發揮著保障婦女權利和提高婦女地位的重要作用。

《公約》全面保障婦女權利

《公約》的制定源于20世紀70年代初國際婦女運動推動和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的長期努力,它秉承了《聯合國憲章》男女尊嚴和權利平等的精神,以及《世界人權宣言》鼓勵和尊重各國人民人權和基本自由的理念,在《婦女政治權利公約》《已婚婦女國籍公約》《關于婚姻的同意、結婚最低年齡和婚姻登記的公約》等公約的基礎上,通過《消除對婦女歧視宣言》、“聯合國婦女十年”的推動,特別在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長達八年的起草過程的努力工作下,將婦女的權利擴展到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公民和任何領域,形成了一部綜合性的具有法律約束力和廣泛適用性的婦女權利公約。

40年前制定的《公約》言簡意賅,共30條,包括序言和六個部分。序言宣稱,消除對婦女的歧視和促進男女平等是聯合國的核心原則。《公約》第一條開宗明義地界定了對婦女歧視的定義。在第5~16條中,規定了婦女在免受暴力、參政、教育、就業、社會保障、健康、經濟、婚姻家庭、法律等多方面的權利,并始終強調平等和非歧視兩大原則,要求締約各國采取立法、行政、暫行特別規定等一切適當措施,消除對婦女的歧視,提高婦女地位,改變社會和文化行為模式(2~4條)。

《公約》第五部分(17~24條)規定了“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為監督各締約國政府執行《公約》的專門機制,賦予“委員會”以“一般性建議”的方式對《公約》進行更新和擴展。目前,“委員會”集中全球人民智慧,已制定出37個“一般性建議”,回答了人口流動、武裝沖突、氣候變化、暴力侵害、司法救助、婚姻解體、人工智能等新出現的社會現象與婦女——包括各類婦女脆弱群體——權利保障的關系和對策,與時俱進地將婦女權利保障擴展到更多領域和更深層面。

為保證《公約》的有效執行,1999年12月10日,聯合國開放了《公約》的《任擇議定書》,供各締約國加入和批準。至2015年10月,已有106個聯合國成員國簽署了《任擇議定書》。

中國政府積極簽署并認真履行《公約》

在1980年聯合國第二次世界婦女大會期間,中國政府代表團團長,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主席的康克清同志,代表中國政府簽署了《公約》。同年9月,《公約》得到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6次會議的批準(對第29條國際仲裁予以保留)。

制定并執行相關法律法規保障婦女權利。中國政府認真履行對《公約》的承諾,將男女平等的核心原則納入中國各項法律政策,制定了以憲法為基礎,以婦女權益保障法為主體,包括勞動法、義務教育法、婚姻法、繼承法、母嬰保健法、就業促進法、反家暴法、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等一系列促進男女平等的法律法規,促進和保障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各項權利。各省市區還根據婦女權益保障法,制定了本地區的“實施細則”。截至2017年,全國共建立省市縣三級政府法律援助機構4292個,2011~2017年共有超過225萬人次的婦女獲得法律援助。

建立提高婦女地位的國家機制。中國政府于1990年成立了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由35個部委和人民團體組成,負責協調和推動政府有關部門執行有關婦女兒童的各項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發展婦女兒童事業。全國31個省市區縣以上政府都設立了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婦兒工委成立近30年來,在貫徹執行《中國婦女發展綱要》《中國兒童發展綱要》、婦女權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護法,在降低孕產婦死亡率、消除新生兒破傷風、分步驟全部免除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學雜費、免費對貧困地區婦女宮頸癌和乳腺癌篩查等方面做了政策及財物力支持。

制定并執行《中國婦女發展綱要》。中國政府積極承辦了1995年聯合國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將男女平等作為中國的基本國策。先后頒布和執行了兩部《中國婦女發展綱要(1995-2000年)》,目前,第三部《中國婦女發展綱要(2011-2020)》即將執行完成,第四部《中國婦女發展綱要(2021-2030)》的論證工作已經展開。

制定并實行《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04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使中國的人權事業獲得了空前的進步和發展。2009年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先后頒布了三期《國家人權行動計劃》,表達了中國政府執行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的意愿和行動。在每期《國家人權行動計劃》中都制定了婦女人權行動目標,其中2016~2020年的《國家人權行動計劃》包含7個目標:繼續促進婦女平等參與管理國家和社會事務;努力消除就業、薪酬、職業發展方面的性別歧視;保障婦女的健康權利;保障婦女的婚姻家庭權利;貫徹落實反家暴法;落實《中國反對拐賣人口行動計劃(2011-2020)》,有效預防和依法打擊拐賣婦女犯罪行為;預防和制止針對婦女的性騷擾。

認真履行《公約》的報告義務。根據《公約》規定,中國政府于1982、1989、1997、2003、2012、2019年分別向聯合國消歧委員會提交了六次“中國政府關于《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執行情況報告”,并五次接受了聯合國消歧委員會對中國政府提交報告(包括香港特區和澳門特區回歸后的政府報告)的審議。自2006年接受審議起,中國政府開始派出多個部委參加的40多人組成的高級代表團與會參會,表達了對執行《公約》的高度重視,順應了國際社會日益尊重和保護婦女權利的潮流和趨勢。

積極回應婦女人權領域的挑戰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婦女權利保障事業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距離《公約》的要求,特別2015年聯合國將“消除一切形式對婦女和女童的歧視”納入《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的具體目標中,意味著將履約和實現婦女權利的時間提前到2030年,這無疑使我們的履約面臨了巨大挑戰,例如:中國國內立法仍未根據《公約》第一條對歧視婦女,包括直接歧視和間接歧視做出定義;婦女在歧視案件中對司法的利用包括獲得法律援助仍然有限;分性別的統計數據和相關研究仍然缺乏;對暫行特別措施的利用不充分,高層婦女參政的代表性不足;陳規角色定型和有害習俗還在社會和家庭中影響著性別平等的實現;各種形式暴力侵害婦女的行為時有發生;勞動力市場上還存在性別歧視和性別隔離,薪酬和社會保障差距依然存在;殘疾婦女、少數民族、農村婦女、貧困婦女的平等權利還不能充分實現;政府官員和婦女工作者對《公約》的知曉率偏低等。

婦女的進步程度是衡量人類社會文明的重要尺度,新的國際形勢和新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對我們提出了更高要求,我們應該充分利用聯合國婦女人權文書和機制,提高現代化治理能力,把中國性別平等與可持續發展的事業做得更好,造福于人民,貢獻于人類。

(作者為中華女子學院教授)

西游争霸2平均打法